<acronym id="yjglt"></acronym>
    <acronym id="yjglt"><label id="yjglt"></label></acronym>

      您的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黨史學習> 詳細內容

      延安紅色木刻 銘刻崢嶸歲月

      來源:陜西日報 發布時間:2021-06-17 17:08:56 瀏覽次數: 【字體:

      魯迅藝術學院是抗日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在延安創辦的一所培養抗日文藝工作者和革命文藝人才的綜合性文學藝術學校。在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延安橋兒溝的文藝青年,用他們的青春歲月和滿腔赤誠,在延河畔上唱響了民族救亡之歌, 投身到愛國救亡的宣傳中去,服務抗戰,喚起民眾,播撒革命文藝的火種,在中國革命史和中國美術史上都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延安木刻”在民族危亡之時經受了血與火的洗禮,取得了非凡的成就,釋放出強大的力量,成為延安文藝中最閃亮的一道光芒?!皻v史上沒有一種藝術比中國新興木刻更接近于人民的斗爭意志和方向,它的偉大之處由于它一開始就作為一種武器而存在的?!泵绹媳娚缬浾邜蹪娝固拐f。

      奔向延安 投身革命

      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全面抗戰爆發后的延安成了革命的燈塔,全國各地懷抱著革命理想的知識青年冒著生命危險,不惜長途跋涉,歷盡艱辛,奔向延安。1939年8月至1945年底,這里云集了沙可夫、趙毅敏、周揚、茅盾、吳玉章、冼星海、華君武、古元、艾青、賀敬之、王昆、于藍、王朝聞等一大批革命文藝精英,包括作家、戲劇家、音樂家、美術家等方面的人才。一時間,西北黃土高原的這個小山坳里,群賢云集,文星薈萃,在中國文學藝術史上閃耀著一道道燦爛的光芒。這批德才兼備的革命文藝家,積極開展抗戰歌詠、戲劇、文學、版畫以及大眾新秧歌等革命文藝創作,使文藝在抗戰中起到了動員組織群眾、團結教育人民的強大作用。在艱苦的斗爭生活和充滿活力的教學與創作實踐中,魯藝師生凝聚成一支團結、奮斗、樂觀、堅強的隊伍,不斷為抗戰的勝利奉獻著自己的力量。

      6月10日,記者來到魯藝舊址。夏日的陽光下,魯藝舊址的輪廓在藍天的映襯下格外分明。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們在這里駐足、聆聽、感受,接受紅色革命教育,接受精神和靈魂的洗禮。漫步魯藝舊址,思緒不禁被帶回到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昔日教室里的一桌一椅,一冊書卷、一把刻刀,都仿佛在訴說著當年延安魯藝的一個個感人故事。

      簡陋的桌椅,狹小的教室,可以想見當時的創作和生活條件十分簡陋,但就是在這種艱苦的條件下,魯藝人創作出了大量珍貴的藝術作品。魯藝師生們歌唱、寫作、演戲、作畫,為抗日救亡提供了豐富的精神彈藥。他們筆下誕生的作品,反映了戰爭的殘酷,極大激發了人們的抗戰熱情,有效地宣傳動員了人民群眾參加到波瀾壯闊的斗爭中。

      當年魯迅藝術學院設音樂、美術、戲劇三系,美術系基本上就是以木刻為主。1936年至1940年間,相繼到達延安的木刻家有溫濤、胡一川、沃渣、江豐、馬達、王式廓、力群等。他們基本都以魯藝美術系為活動陣地,繼而又培養出了古元、彥涵、焦心河、羅工柳等一批青年木刻家。

      當時大后方被國民黨反動派和日本侵略軍層層封鎖,生活、學習物資十分貧乏,學校美術系繪畫所用的顏料、畫紙、畫布、畫筆等用品都很難輸入。因此,油畫、國畫等畫種就很難進行,唯有木刻版畫因就地取材方便和易于制作,加上便于復制宣傳,一時成為藝術家們首選的創作媒介, 而木刻也幾乎成了魯藝美術系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畫種。魯藝青年們用木刻表現了軍民抗戰的壯烈情景,以及火熱的邊區建設生活。延安木刻也成為在革命之時最方便、最有力、最能貼近大眾的藝術,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發揮了巨大的宣傳作用。

      喚起民眾 服務抗戰

      在延安文藝紀念館,記者見到了許多延安時期的木刻作品。這些作品許多都是小小的、一塊一塊的,但是這一塊塊的作品仍然具有那么強大的力量。它們是中國抗戰的一份份歷史文獻,同時又散發著中國革命美術獨特的藝術魅力。

      經魯迅倡導而引入中國的新興木刻版畫,在延安魯藝很快發展成中國本土的民族化創作方式,在大眾中迅速普及,并與中國革命、陜西地域文化以及生產、生活形成了緊密的聯結。這一時期的作品走進了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這一時期的版畫家,既是藝術家,也是文藝宣傳戰士。

      魯藝在辦學中實行“三三制”,即在學校學習三個月,到前線深入生活三個月,回來創作三個月,到社會實踐中去了解民眾的欣賞趣味,用以豐富自己的藝術表現形式,一時間魯藝培養了大批前方部隊迫切需要的“一專多能”的文藝及宣傳人才。木刻作者們從豐富的人民生活中提煉創作,在民間美術中吸取營養,探索民族風格、新的主題思想和鮮明清朗的畫面,使版畫藝術提高到一個新的階段。古元的《人民的劉志丹》《減租會》《燒毀地契》,力群的《飲》《幫助群眾修理紡車》,馬達的《推磨》,彥涵的《當敵人搜山的時候》 《向封建堡壘進軍》,石魯的《打倒封建》,夏風的《瞄準》,李少言的《重建》等,都是當時很有影響的作品。

      古元是延安青年木刻藝術家中最突出的代表人物。1938年,19歲的古元奔向革命熱土延安,開啟新生活。在陜北公學接受了三個月的革命理論學習后,古元正式進入魯迅藝術學院美術系學習木刻版畫。1940年,古元被分配到延安縣川口區碾莊鄉,擔任鄉文教委員兼鄉政府文書。在碾莊,他創作了《牛群》《羊群》《家園》等木刻作品,拓印了很多張,分送給鄉親們。最初,古元所創作的木刻畫受西方影響較深,以黑白分明的陰刻手法為主,鄉親們對這種表現手法提出了批評:“為啥畫里的人都是黑黢黢的?” 為了讓版畫更加為大眾所喜聞樂見,古元有意識地開始創新改變,把傳統繪畫和民間年畫的創作手法雜糅到西方木刻技法中去,多用陽線刻法,創作出了更加明朗樸實的、老百姓更易接受的民族化木刻作品。人們戲稱“黑古元”變成了“白古元”。古元豪放而又樸實的刀法,不僅充分顯示了木刻藝術的力之美,而且又加強了人物形象性格特征的表現。

      在木刻內容上,古元善于將黨的政策、百姓的真實生活融于藝術中,以小切口反映大時代,歌頌新生活?;仡櫮肭f歲月,古元曾說:“我在碾莊工作和生活將近一年,時間不算很長,但這段過程是非常重要的,使我深切體會到為什么作畫和怎樣作畫,它對于我以后的藝術道路有著深遠的影響?!边@段時期,古元的木刻創作無論在內容、形式和技巧上都有了顯著的進步,他所表現的解放區農民生活是典型的、深刻和生動的,如他當時的代表作《割草》《運草》《離婚訴》《選民登記》等。這批作品標志著古元將藝術創作與人民生活實踐進行有機結合的藝術創作探索取得的初步成效。徐悲鴻1942年在重慶看到古元“農村小景”系列木刻之一的《割草》時發出驚嘆:“中國藝術界中一卓絕之天才,乃中國共產黨中之大藝術家古元……乃他日國際比賽中之一位選手,而他必將為中國取得光榮的?!?/p>

      彥涵、王式廓等也是木刻民族化的成功代表。彥涵是1938年進入魯迅藝術學院美術系學習的,同年年底隨魯藝木刻工作團赴前線進行抗日宣傳。在前線四年的戰斗經歷,使得他創作的作品多是反映軍民抗日斗爭的殘酷悲壯,激勵著中華兒女前赴后繼投身到抗日的最前線。

      彥涵的木刻版畫《不屈的人們》創作于1942年,這一年是太行山抗日根據地最為艱難的時期,敵人調集四萬兵力,從太行山北部開始“鐵壁合圍”。彥涵用刻刀記錄了一幅幅戰場上抗日軍民浴血奮戰的畫面,將英勇的八路軍寧死不愿投降的民族氣節凝刻在畫面中。

      在探索 “大眾化” “民族化”的過程中,延安木刻由最初的黑白木刻發展演化出了多種形式,如木刻插圖、木刻連續圖畫、套色木刻、詩畫結合的木刻、木刻新年畫、木刻窗花,等等。

      古元、彥涵、力群、焦心河、羅工柳、王式廓等魯藝木刻工作團的成員創作的一幅幅抗戰題材作品,不僅激起了我抗日軍民對日寇的同仇敵愾,而且在世界反法西斯戰場中發揮著戰斗的作用。1945年4月,紐約《生活》周刊第一次向美國民眾介紹了中國現代木刻,所刊登的16幅作品中有彥涵、古元等人的6幅。文章的標題是《木刻幫助中國戰斗》。來自中國黃土高原山溝里的魯藝木刻不僅喚起了中國人民抗戰的熱情,也鼓舞了世界反法西斯人民的斗志??箲饡r期魯藝的木刻多次走出國門在蘇聯等國家展出。中國木刻的國際活動,使各個國家從作品中了解中國人民和革命,也使中國木刻擴大了在世界藝術領域里的影響。

      抗戰勝利后,《抗戰八年木刻選集》由上海開明書店出版,書中收錄了許多延安木刻作者的作品。葉圣陶在《抗戰八年木刻選集》一書的序文中高度贊揚:“單就這本選集來看,對于敵人的憎恨,對于受苦難者的同感(不是同情),對于大眾生活的體驗,對于自由中國的期望,可以說是表露無遺了……我國人民以生命寫下歷史,而這本選集就是歷史的縮影。 ”(本報記者 李衛)

      記者手記

      木刻藝術的紅色基因

      李衛

      1942年5月,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發表講話,提出了文藝為人民大眾服務的方針。座談會結束后不久,毛澤東又親臨魯藝,號召師生們走出“小魯藝”,到火熱的社會生活的“大魯藝”里,虛心向工農兵群眾學習,才能創作出工農兵喜聞樂見的文藝作品。

      延安文藝座談會之后,延安的美術家們更加自覺地走向農村、走進工農兵,更廣泛而深刻地與大眾相結合?!爱嫾蚁锣l”與邊區鄉村生活相結合,成為延安文藝座談會之后推進美術創作的明確而嶄新的路徑。新的生活體驗為美術創作開拓了廣闊空間。古元的《加緊運鹽》《練兵》 《菜園》 《人民劉志丹》,羅工柳的《馬本齋將軍的母親》,張望的《鄉村干部會議》,王式廓的《改造二流子》,馬達的《汲水抗旱》《民間藝人》,石魯的《群英會》《妯娌倆》等作品,都展現出濃郁的生活氣息和嶄新的藝術面貌。延安木刻家們通過藝術表達和藝術內容層面的全新探索,最終完成了延安木刻民族化的過程,形成了成熟且具有獨特風格的延安木刻版畫藝術。

      文藝是為人民大眾服務的,這一文藝理念時至今日依然是指引我們廣大藝術家創作的明亮燈塔,對現代中國新文化的發展產生著深遠、具有方向性意義的影響。

      由延安時期延續下來的木刻藝術在新時代已經邁上了新的征程,但不變的是,藝術來源于生活、服務于大眾的初心。無論版畫創作的技術手段有怎樣突飛猛進的變化,版畫藝術反映時代的真實、服務于人民大眾,仍然是版畫藝術家們不變的內在追求。尤其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抗疫主題創作受到廣大文藝工作者們的深切關注和廣泛參與。版畫家們刻畫了醫務工作者在嚴峻形勢下挺身而出、英勇逆行以及人民群眾守望相助的抗疫場景,創作了大量佳作。這些作品記錄了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記錄了中國人民萬眾一心抗擊疫情的時代記憶;也反映出當代版畫藝術與當年延安木刻藝術一脈相承的紅色基因。


      終審:惠州光正
      分享到:
      【打印正文】
      亚洲国产另类久久久精品网站
      <acronym id="yjglt"></acronym>
        <acronym id="yjglt"><label id="yjglt"></label></acronym>